山東藝術設計職業學院> 新聞中心> 學術動態> 大講堂> 浏覽文章
书画大講堂第97期:李恩成教授主讲
0 供稿:山東省書畫學會 作者:未知   錄入:耿旻  2019年05月16日 

  

  2019年5月15日(周三)上午,由山東省書畫學會、山东省文化馆和济南市美术家协会共同举办的“齐鲁讲坛——书画大講堂”第九十七期活动在我校第三美術館开讲,本次讲座的题目为《花鸟画的写生与创作》。讲座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花鸟画艺委会委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写生创作培训班特聘导师,济南市美術館(济南画院)研究创作部副主任李恩成先生主讲,山東省書畫學會副秘書長、我校美術學院副院長魏廣先生主持。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省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李恩成先生

  ↑学会副秘书长、山東藝術設計職業學院美术学院副院长魏广先生

  他指出:寫生對于花鳥畫家來說是至關重要的環節,甚至是一生創作不可缺失和取之不盡的源泉。不僅黃筌、趙昌、易元吉等明晃晃的打著寫生的旗號,其實自古哪一位有成就花鳥畫家不是以寫生來實現自我藝術的提升和對自然物象的主觀表現。

  寫生中首當其沖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情感的觸發和注入,一花一葉,一枝一草總在經意與不經意間觸碰到你的神經,恰是這由內而外的精神觸動,才會激發你對這物象的真情實感,此時你的個體已與你所見到的物象産生交融幻化,你的心中有情,物的象中有你,你即是物,物即是你。先把自己感動了,才有可能描繪出感動別人的畫面。每個人的學識修養和生活閱曆不同,會産生審美標准的差異和情感共鳴的異同,更會有認識深度的高低,所以會出現同樣場景的寫生作品表現形式的差異和作品層次的高低,但是只要有真實情感的存在,朝夕研析,循序漸進地沿著正確的寫生之路不斷加強,便會有感動自己和別人的作品産生。

  面對紛繁複雜的場景如何去表現,“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只有三兩枝”,其實未必三兩枝只可賞心,“取其精華,棄其糟粕”,可移花接木也可張冠李戴,更要刪繁就簡,總之是選取最有代表性的拿來表現。經營位置是需要精心布置的,平中寓奇,欹側相生,既打破常規,又不失法度,生活中的構圖很多不能拿來就用,而是要匠心獨具的苦心經營。其實寫生有時也可用創作的眼光去畫,打破時空的限制。

  關于寫生中技法的運用,很多時候是沿襲了以往通過臨摹古人的作品而得來的方法,又恰恰是對于臨摹技法的印證,前人總結歸納的可以運用,但不是以古人筆墨寫我之面目,那種生搬硬套的方法,總是夾生的、僵硬的、少有情感流露的。用別人剩下的湯炖新摘的菜,味道相去甚遠。

  如何發現和摸索出適合自己的技法去表現寫生中紛繁的物像,既不同于古人、又不同于別人,這也是花鳥寫生有意義的重要方面,技法的形成非一日之功,前期的錘煉和對傳統技法的學習會潛移默化的影響到你新的技法的探索和嘗試,這樣找尋的技法才不會是任性妄爲的胡塗亂抹和標新立異的求奇求怪。

  寫生既有對景寫生也有目識心記尋求感受,後者難度尤甚。把所觀物象的本質抽離出來,加上自己的主觀感受,施以情感,做到具象物體的抽象表現,似與不似之間,也是可以歸納入寫生範疇的。

  上千年的作品流傳到今天,仍然活色生香,不僅僅是筆墨的精煉和物像形式的美感,若無作者真情的注入和對物像細微的觀察和體驗,與其産生的精神上的契合與表現,不會依舊是活潑潑的。

  談到創作時,他指出:花鳥畫作爲中國畫三大畫科之一,近年來相對于人物畫和山水畫的迅猛發展,它的革新和發展顯得舉步維艱。他多年以來致力于中國花鳥畫的研究臨習與寫生創作。當面臨衆多優秀的傳統經典花鳥畫作品時,同樣感到震撼與激動。但是花鳥畫需要發展,對于傳統可以膜拜但不能囿于傳統,如何在繼承的基礎上,以自我的視角和感受畫出具有時代感的當代花鳥畫作品,成爲從事花鳥畫家努力和研究的方向。

  近年來他試圖以小寫意和沒骨技法的相互結合,以水墨材質表現帶有一定場景的花鳥畫圖示的探索。丹頂鶴與園林爲題材的《閑庭信步》和《故園春夢》系列,在不失卻中國水墨韻味的前提下找尋水墨表現的多方位呈現方式,形式上也嘗試了更多虛實、曲直、抽象與具象等多種空間維度的改變。《相遇》系列則更多的關注于當前我們生活環境的認知和主觀意念的表現,人類與鳥的沖突與和諧共生,鳥類被網在狹小的空間猶如當今我們所處的各種困境,都有意欲突圍的強烈反應。

  講座尾聲,李恩成老師親切地和大家討論問題,解疑答惑,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繪畫經驗。他說:“現當代寫意花鳥畫創作既要表現出時代民族精神,也要表現出自我的精神。”“深刻地理解花鳥畫的寫生與創作,在寫生的基礎上將內容與形式、主觀與客觀、感性與理性統一起來,將寫生與創作很好的結合,才能創作出富有時代氣息的感人的作品。”

文章點評
學術動態分类导航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學院簡介- 匿名投稿- 美術館- 網站地圖- 在線留言
關注我們